加密货币战争疑云:比特币、侧链与恒星币的竞争计划

你是否知道,比特币社区四分五裂,弥漫着紧张不安的气氛,充斥着闹剧和野心勃勃的竞争计划,以及对我们的经济前景至少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即使各大银行也视BTC为万金油,将区块链技术评估为重大突破,同时经验丰富消息灵通的热钱大量投资于区块链初创公司。少数激进分子依然正加速分离?

这不是坏事。比特币信徒(算我一个)相信,不管怎样,这将迎来 无摩擦的商业经济和可编程货币的新时代。比特币真信徒认为比特币就像互联网之于传真机一样,挤压华尔街,同时让互联网更加去中心化。比特币极端分子则相信它终将替代像美元或者欧元这样的法币(在比特币世界里,法币不是啥好词)。这让自由主义者狂喜不已。如果这些都是可能的方向,那么很明显我们需要面临竞争。

也许你还没意识到,其实我们已经接近一个非常关键的决策点。

区块链战争

一个不恰当但是可以说明问题的比喻:比方说这是现代版的爱迪生和特斯拉的电流之争。比特币就像爱迪生的灯泡,比特币区块链就像直流电。众多山寨币区块链替代品们在百家争鸣,就像一千个小小特斯拉。(为避免你们说我站队,强调一下,交流电并不一定优于直流电)

这些小小特斯拉中的一个佼佼者是20岁的Vitalik Buterin: 泰尔奖学金获得者,我的母校(滑铁卢大学)辍学生,野心勃勃非凡的以太坊项目的创始人。以太坊项目试图以其区块链创建分布式网络,最近以预售将于明年发布的加密货币的形式拿到1500万美元(自然是以btc方式咯)。Buterin 最近写了一篇博客来谴责所谓的“比特币党人”

“比特币党人”会认为,一个生态圈中可以拥有多种互相竞争的加密货币,这种观点从根本上而言就是不受欢迎的。他们还认为,发行新的币种是种错误,比特币一统加密货币世界,这既是公平而正确的,又是不可避免的。等等等等。比特币党人经常使用“网络效应”一词来论证这一观点,并声称对抗是徒劳的。

也许可以这样介绍这场冲突。 女士们先生们,这边是重达800磅的猩猩王比特币,这边,是加起来一共8磅的,一千个小矮人!

比特币:猛虎遇群狼

很难去夸大比特币在加密货币领域的统治地位。知名度,区块链运算速度,交易数量,真实应用,初创生态,风投兴趣,其它加密货币加起来也难以企及。这些小矮人们太弱了,简直不值一提。我相信很多知道比特币的人根本就没听说过其它山寨币。

继续我们的比喻:就像早期的电力系统。但是大规模的直流电系统已经建成。只是用来提供照明。但是提供直流电基础架构和服务的公司们雨后春笋般诞生,有些甚至没涉及照明。

与此同时,这些迷你特斯拉继续贩售上百种不同型号的交流电系统,插头和灯泡无法与现有直流电系统兼容也无法与其它系统兼容,或许也无意于此。每一家都吹牛说(部分是真的)自己更好更新更优秀。只要装上就无所不能。互操作性有啥了不起的?

至少对我来说这很清晰:他们的怒火真正的目标就在当下。不是神秘莫测的中本聪,也不是用真金白银购置设备托起比特币区块链的矿工。

侧链 – 扭转战局

相反的,他们的目标是一个叫做Blockstream的新公司。其开发组提供了一个值得留意的新选择:保留旧的直流电网络,但是随时将其中一部分切换成新的交流电,同时继续使用你的插座和灯泡。(可以参考我六周前写的东西。)Blockstream 从Reid Hoffman, Khosla Ventures和一大票精明的投资者那里拿到了2100万美元的投资。

这会让迷你特斯拉们牙根痒痒。在他们看来,合乎道德的筹资方式是发行新货币并以btc的形式售出。风投的钱肮脏甚至是有毒的。因为这意味着受众倾向于风投而不是他们的社区。(这已成长为一些黑客们的信条,当然并不总是错误的。)对他们来说,任何接受风投的公司犯有“利益冲突”的罪名。所谓的比特党人则反驳说预售新货币来筹资则是“不道德的兜售梦想”。

(上述字眼是在本周在旧金山举行的Future Of Money And Technology Summit峰会上,初创企业CEO们交流时说的。为避免麻烦我已隐去名字。值得注意的是,Blockstream的资方明确表示他们的投资用于“比特币生态系统的发展而不是经济回报”)

Blockstream的新技术-侧链需要对比特币协议进行一个软分叉(例如向后兼容)才能工作。我希望这能成真。因为

1 这看起来是个好点子,
2 Blockstream的创始人包括了一大帮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

但是这次软分叉之后,大多数后续的区块链创新和实验将可能会出现在侧链上。意味着大多数已存在的山寨币迷你特斯拉项目会消亡并被侧链等价物替代(如克隆以太坊的侧链)。比特党人会大获成功,至少是这次较量。

恒星闪耀

有一家公司或平台,也是一种加密货币,他们宣称,他们处于比特币和山寨币之间的有趣空间,也即我在上文所说的直流电和交流电之间的有趣空间之内,这就是恒星stellar。stellar发行的币就是恒星币,Stripe公司对它提供全力支持。Stripe是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一家公司,资本竞相追逐、成长极为迅速:它于2009年由两位天才辍学兄弟创建,在2014年初估值17.5亿美元,并获得投资8000万美元;在2014年底估值35亿美元,并获得投资7000万美元。Stripe公司创始人之一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恒星stellar的梦想与他们的企业愿景不谋而合。(顺便说一下,Stripe公司于2014年6月与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公司签署合作协议,这使得支付宝进军国际支付市场成为可能。)

恒星stellar的技术负责人CTO,就是大名鼎鼎的Jed McCaleb(有人认为,他就是那神秘莫测的中本聪本人)。Jed也是电驴的创始人。电驴因知识产权问题被美国政府查封后,Jed创建了第一个大型比特币交易所MT.Gox(并于Gox事发很久之前就卖给了Mark Karpelès)。在这期间,Jed对比特币的挖矿模式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他认为,比特币的挖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因此,Jed创建了Ripple,试图给世界提供一种非中心化的、非挖矿式的货币,并聘用了Ripple的现任CEO——Chris Larsen——等人。尽管Ripple发展一直比较顺利,但在后来,Jed认为Larsen等人的做法偏离了他原初的梦想,于是,他离开Ripple,于一年之后重新创建了恒星Stellar,来追逐他原初的梦想。

Stellar拥有出色的董事会,更加出色的技术(他们将于2015年发布白皮书来描述它)(更新:也许未必,昨天他们披露了“底层Ripple/Stellar共识系统的一次失败”,他们部署了临时解决方案并希望在几个月内部署整个新的共识系统。教训:分布式系统的伸缩性实在太困难了)(再次更新:Ripple对此有争议,认为“Ripple协议一切安好”)(再次更新:Ripple与Stellar的争论还在继续,这一切可能直到某一方拿出有力证据才得以终止),出色的表现:每周新增14万新用户,35%为女性。董事会成员Joyce Kim如是说。他们利用漂亮的分布式交易平台使得外汇交易容易起来。他们专注于发展中国家的“底层民众”,我觉得这很聪明。他们将“在南非和尼日利亚宣布绝对很酷的东西”。我相信,如果加密货币在美国等发达国家难以成功的话,在第三世界倒是有着广阔前景。Stellar董事会声称他们的理念是慈善与环保,我认为,基于这两点,他们将在第三世界发展得很好。Stellar董事会宣称,他们会保持非盈利机构的性质,并保留5%的恒星币用以维持恒星网络,其余全部免费发放,这与Ripple及其创始人在事实上拥有几乎90%以上的瑞波币形成极强烈的反差。

他们还宣称,恒星与比特币完全无关。不过我个人认为,这是个不太令人信服的声明。 Stellar的“网关”的功能一言难尽, 但是至少可以完全替代Coinbase。在我参加的小组讨论会上,Jed的言语颇为谨慎:“(长远看)将会出现一个世界级的支付方式……比特币是第一个回合……挖矿是个大问题”。

如果比特币存在缺陷的话,那么,挖矿就是它最大的缺陷。Jed在几年前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开创了Ripple,用以弥补这个缺陷,但发现中心化问题还是难以解决。现在他又开创了恒星Stellar,这是否能够一举解决挖矿与中心化这两个麻烦呢?我们拭目以待。

前途未卜

看来的确如此。Gregory Maxwell,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Blockstream的创始人,貌似是这次拥挤的峰会里面最聪明的伙计,也承认比特币挖矿是个长期潜在的问题。“让我彻夜难眠。”

目前和可预见的将来,比特币仍是这一领域的唯一选择。Align Commerce的Marwan Forzley告诉我,这是唯一有些流动性的加密货币。Align是一家以比特币形式为客户提供B2B国际支付能力的初创企业。他们会乐于使用Stellar,但是至少现在还不会。

Forzley也讲了一个对于比特币来说利好的现实。他是VOIP战役的老兵了。他看到了很明显的相似之处。VOIP(voice-over-IP)起初是个笑谈,然后被认为无效无用。随之它行之有效,政府尝试立法禁掉它,失败后,他们又反过头来接受了它。现在voip已经成为标准,而且事实上这个定义也已经过时了,它就是voice语音通话嘛。比特币第一次如此接近互联货币(money-over-IP).如Forzley所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也就是说,Dialpad,VOIP开山鼻祖,尚未成熟即被雅虎收入囊中,泯然众人,消逝不见,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历史注脚。直到skype的出现,大量普通民众才开始关注这一块。同样的,老兵John Pettitt将现在的比特币(或者说至少是现在的比特币应用、客户端)类比为互联网初期的gopher协议。备受科技人士推崇,却被普通大众无视。并建议我们还没有见到加密货币界的Mosaic(互联网浏览器的先驱),更不用说网景了(互联网浏览器的大秦帝国,疆土迅速被微软的IE攫取)。如果任一比喻是正确的,那么现在正在酝酿的比特币战争将会写下浓重的一笔。

长按保存或者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Pinterest Tumblr VK RS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