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大规模变革的秘密

 

首先,摘自美剧《白宫风云》(The West Wing)的语录:

弗兰克·霍利斯(Frank Hollis):我想找一个唯一能攻克的社会问题,它可能会有一些实质性的效果。我或许应该在非洲同艾滋病斗争,或者是疟疾。也可以是清洁空气或选举改革……我不知道。我的感觉是,对于那会是什么以及如何进行,你要有一个独特的看法。

克劳迪娅·简·格瑞(Claudia Jean Cregg):一个唯一的社会问题?公路。公路就是你要寻找的社会问题。它并不吸引人。没人会为它筹集资金。但十分之九的非洲援助项目因药品和人员无法抵送至有需要的人们而失败。

弗兰克·霍利斯(Frank Hollis):基础设施是一个问题。

克劳迪娅·简·格瑞(Claudia Jean Cregg):用公路覆盖大陆,而后再用管道开始覆盖。

《白宫风云》第七季

 

社会轰动性的创新筹资近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主要是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直到20世纪末,我们都习惯于基金会给予大量的补助,来作为直接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而今众筹是一个每年达51亿美元的行业,有450种不同的可选平台。同时,社会企业家的兴起使得收入和产量与社会影响力相关联。

这些改变是极好的。他们提供可持续发展的途径,提供了一个针对利润驱动型企业的检查,并开放慈善机构以提供更广泛的参与。

但是,在这一切的变化当中,大慈善基金会在21世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能力更强大的组织如何利用他们的渊博学识、财务能力、以及广泛的网络?

这里我们挖掘到了《白宫风云》的智慧。投资者,即使是在线上众筹的年代,你也能做出关键的、有潜力改变世界的贡献:

制定大规模、可扩展、持久性的变革,投资于基础设施。改造我们世界中已退化或不再适用于数字时代的基础单元。

创新,比如全球互联网接入,配电,管道和下水道的扩建,以及移动金融服务——这些都是基础设施的变革,可以在人们的生活中创造持久的变化。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从个别计划、项目和产品中退一步,并认识到基础性的、原理性的工作对系统的重要性。

基础设施+技术=一个更有效的非营利生态系统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进入功能完善的基础设施,其作用是无形的:我们的灯打开,我们的网页加载,我们在红绿灯等待,我们从当地ATM提款。

一般而言,技术的进步是唯一适于检修旧系统:正确的技术能够消除冗余,减少臃肿的成本,增加许多数量级的访问。例如,18F是一家联邦代理商,其利用技术使政府更为高效:这些技术缓解了一切来自移民申请的自由信息法案的请求。(FOIA: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自由信息法案)

如果我们特意的将技术应用至基础设施,其影响会越来越快。 WattTime通过优先利用清洁能源使你的电网更有效率。农村地区的蜂窝塔能使当地居民在手机上接收健康资讯。Stellar恒星网通过连接像SWIFT和ACH这样孤立的金融系统,将金融渠道延伸至发展中国家。

技术并不总是万能的,个别项目仍然很重要,而且任何社会问题的人性化是至关重要的。但固定基础设施——电、公路、金融渠道——将允许直接服务程序更有效地运作。

基础设施筹款的挑战

传统的非营利组织产出有情感的工艺品、图片、及人们生活发生惊人变化的故事。另外一方面,讲述基础设施的故事并不容易——其概念往往是技术性、高层次、及抽象的。很少有纪录涉及桥梁、网状网络、或管道(虽然我们认为更应该!)。相反,基础设施提供了更多传统的商业指标:采用、活动和本地反馈。

技术性组织相比传统非营利组织还有不相同的需求:我们有很高的前期成本,用于组建工程团队并处理完全不同的受众。进步中的基金会,例如MulagoOpen Road Alliance,对这些需求敏感。这些基金会组构他们的项目以吸引可扩展的解决方案。他们提供预算,包括管理费用、快捷周转时间、以及摩擦最小化的申报。他们也进行富有远见的筹资,支持或许无直接关联于用户服务目标的早期工作。

在科技永恒(tech-for-good)的空间,我们发现的另一种趋势是驾驭筹资时间表。例如,Watsi(硅谷一家医疗众筹非营利组织)成功多轮地资助了他们的项目。肖恩帕克有效地呼吁技术专家成为慈善家,敦促捐献者早期捐助,关注成效,并寻求可测量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非营利机构在21世纪依然重要

如果基础设施是产生影响的最好方式,且技术唯一适于缩小这个差距,那为什么非营利结构要继续存在?或许谷歌和Facebook应该解决所有基础设施的缺陷。

但是想像下,假如美国公路系统由一家盈利性组织建设。城镇之间往来成本会是多少?会有人去看大峡谷吗?

假如互联网被一家公司拥有又会怎么样?维基百科或克雷格列表还会存在吗?(克雷格列表:Craigslist,美国旧金山湾区一家私人非营利性网上大型免费分类广告网站)

某些基础设施对于世界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必须保持公益。在Stellar,我们想说,我们正在建立的开放式金融网络,是“每个人所有的而不是一人的。”它应该像空气一样。

出资人,尝试一个试验:下次听说一个组织的论调,你设想一张空白的画布。全新重建的系统,会提高该组织的整体发展目标吗?然后找到正在解决该问题的人。

正如往往正确的CJ·格瑞所说:公路。公路就是你要寻找的。

 

来源:http://www.nten.org/article/the-secret-to-funding-massive-change-at-scale/

 

 

 

 

长按保存或者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Pinterest Tumblr VK RS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