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d归来——破产,破裂以及恒星的伟大破冰

译者按:

       本文是coindesk年度总结的恒星部分,是作者拜访恒星所写的专稿。恒星在2018年获得比较大的成就,但行事低调,并不张扬,被作者描述为“安静的巨人”,这也与其创始人个性有关。恒星中国社区也是类似,在国内鲜有动静。
内容还八卦了一些Jed的过往烦恼,以及现在收购chain.com之后磨合的问题。恒星的使命没有改变,但是战略方向较开始时则发生转变,Jed收购chain.com是其补充其区块链商业运用的重要部分。但Jed认为现在区块链只可类比互联网前身而非互联网早期,离成熟还早。
Jed希望恒星变得广泛可用,并会在接下来发布的2019年路线图中描述探索侧链或者多链协调合作的可能性。


       你可能知道Jed McCaleb是恒星的创造者,恒星是世界上市值第六的加密货币。如果你碰巧知道,那么称之为奇迹毫不为过。
       在早期加密货币布道者的名人堂里,可能并没有谁,像Jed这样被污名化。当然Charlie Shrem身陷囹圄,Roger Ver沦为异端, Gavin Andersen渐已隐匿无声。但即使与这样一群伙计相比,Jed似乎也是更加善于招风揽火。
       当然本文的重点不在于复述过去,去讨论他创办业已歇业只存留在法庭文书中的Mt.Gox交易所,或他(帮助)创建的Ripple公司以及创造的XRP,也只剩下可能多年以后仍为小报津津乐道的故事了。
       不,因为有一天,在编写历史时,Jed可能会以恒星而闻名。恒星这一在四年前推出的项目,却在2018年安静地卷土重来。历数2018年度大事,你会轻松找到恒星,安静却无所不在。
       蓝色巨人IBM的高管们不是曾发誓永不发币吗?他们现在正在与恒星发展基金会合作,通过加密货币来流转现款
       Blockchain.com—比特币钱包提供商——将空投作为他们的下一个锦囊妙计?在旧金山最繁忙的十字街口之一,有一个广告牌在夸耀他们如何向用户赠送价值1.25亿美元的数字资产(但未提及该资产是XLM恒星币)。
       本年度最大的加密货币收购行动?恒星的。
       恒星的旧金山办事处现在是Adam Ludwin和Devon Gundry的落脚地。他们是Chain背后的创始团队,Chain则曾是资金最充足且最有前景的创业公司之一,寻求将金融老牌企业与区块链建立联系。
       是的,恒星这个加密货币,在宣布启动时曾遭到全面嘲笑,被说成是一个恶意的Ripple骗局,Jed也承认一段时间内人们“都忘记了有恒星存在”。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2018年的某个时刻,却从阴影中浮现,进入“现在渴望成熟的区块链项目”的视野,他说。
       但即使围绕恒星的言语业已改变,Jed依旧如故——粗糙的布道者。
       他穿着一件带有恒星标志性蓝色的T恤,俯视他的午餐,并对项目的成功程度提出了最好的估计,告诉CoinDesk:

它只是勉力坚持,尚未垮塌而已。

与Vitalik不同

       但即使Jed现在是能成功推出其自有加密货币的企业家(开发者)之一,他在公开处理这个角色方面仍显得与众不同。
       比如不像以太坊的创造者Vitalik Buterin或者Cardano的创造者Charles Hoskinson一样,你不会发现他在推特上横戈跃马(他的账户很多都是转推,也只有24000个粉丝。他的同行们则数十万粉丝)。

Jed工位上的植物

       同样,他也承认,他没有这样的粉丝——那些忙于周游世界参与各类走马灯式演讲与活动的新世代加密学家们(译注:恒星中国社区也很少有类似活动)。
       不过他对露面这种事情的厌恶,毫无疑问来自于某些文章的偏见,在文章里他被描述成为一个麻木无情的加州冲浪者(只顾游乐),对他给同僚/企业造成的痛苦和伤害毫不在意。
       Jed只有在不接受讨论MTGOX和Ripple的情况下才接受采访,或者会和编辑较劲删去这方面信息。这几年几乎已成为范式。回头看看,“糟透了”这个词是他最常用来形容他的这些早期工作带来的阴影。
       “好在影响越来越小了,但还是很烦人。”他说。
       正如他的一些老友和业内支持者所说的那样,那些让他富有争议的特性却有着不同的解释:率性是真实,好斗则是韧性十足。
       “Jed超聪明又谦虚,在追逐伟大创意的早期创想方面有如天助,”Kraken首席执行官Jesse Powell,在与Jed建立友谊后投资了Ripple。“当然在执行方面也不错。”
       个人看来,旁观者眼中很容易看到Jed的阴阳两面。
       显而易见,某个围绕他之前的Ripple项目线上社区毫无疑问 1)已经主动通过谷歌搜索发现了这篇文章,2)正在忙着解析它是否是暗中支持或反对XRP加密货币(译注:某些ripple社区成员会关注Jed一言一行,并判断对XRP的影响)。
       “我认为团队和社区的文化来自于它的创始人。千真万确,通过这次收购更加证明了这一点。”Jed回忆起于10月份向公众揭晓的这次收购。
       “Adam Ludwin和我在事物上的看法非常一致,但是人格差异很大。可以通过团队成员感受到这点。 同样的现象发生在XRP一开始那样,“他继续说道,然后才意识到他可能说得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继续道。 “先不管它。”

“终极使命”

       采访中令人惊讶的是Jed对外界对自身的评价很开放。他的坦率经常反过来被寻求定义或者解释他的文章所指摘,或者寻求为损失和错误负责。
       这很不幸,因为在谈到自己时,Jed真的很自负。
       如果我们的谈话里有个最重要的口头禅的话,那就是使命这个词。这是Jed在讨论他的生活和恒星的愿景时经常蹦出的词。

This is fine’ stuffed animal overlooks the Stellar office.
This is fine’ 毛绒玩具在俯瞰恒星办公室

       “对我来说很奇怪,人们总是不会更多思考,在生活中想要实现什么目标,正在做事是为了什么。 特别是,有些人赚了很多钱却不知道干嘛,只会去买一艘大游艇,”他说。
       在Consensus 2018的后台,Jed甚至说自己从未成为亿万富翁,并承认多年来他并没有完全管理好自己的财产。他最奢侈的花销? “我在湾区买了一套房子,”他现在打趣道。
       然而,Jed坚持认为他并不是被金钱所驱动,而是“这种拥有通用互联网级支付协议,可以帮助每个人的想法。”
       尽管可能会有数百名企业家说出同样的话,但Jed的经历让这句话拥有了力量和活力。在个人看来,他有一种自信的乐观态度,这种态度可能会在最近加密货币规模日益缩减的情况下引领一些东西成长。
       当然如果说Jed已经成长了他会说恒星也是如此。Jed最初的目标是在2014年成立时在欠发达国家建立小额信贷机构网络,现在他说这个想法“太早了”。
       如果恒星项目有一个新的重点,那就是将现有的金融公司连接到区块链,特别是移动钱包,他称之为Interstellar工作的核心任务。该公司现在由Chain的前团队提供支持,并且与恒星发展基金会分享办公室。
       “可以说它正试图成为第一个杀手级应用程序。 基金会可以专注于构建平台,而Interstellar是一个以恒星为基础的可行业务,”他说。
       他认为这也是他在领导恒星时的最大区别,就是更好地了解他自己的目标以及如何使其与他人保持一致。
       “对于我和谁合作,我肯定会更加小心,我确保人们的动机是为了完成使命,”Jed补充说:“当然,如果你完成了使命,最终会赚钱,但你必须(首先)相信这个主意。”

像阿帕网(互联网前身)那样早

       但是如果你期待这一切将导致恒星在2019年爆发,Jed却不认为如此。实际上他认为行业在估算发展速度时存在偏差,离达到公认水平甚至可能是数十年之久。
       “人们错误的将其类比为互联网泡沫时期,实际上它才像阿帕网络一样。”
       作为例证,Jed估计今日的恒星开发生态内只有约50人在研究核心代码,可见的下一步是需要招募更多的人来构建钱包,以及交易所来真正达成它的目标:一个可用的开源支付协议。

Jed在(滑稽的)节日装饰下

       就恒星发展基金会而言,现在雇佣了12名员工,而Interstellar现在拥有25名员工,专门负责该任务。
       他表示,在对恒星最著名的初始支持者Stripe变的有用之前,该项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Stripe是为缓解互联网支付摩擦而创建的美国支付创业公司,根据Jed的说法,它现在正在与Interstellar合作。
       “他们基本上需要生态系统达到一定的成熟度,他们需要锚点,即在网络上发行法定货币的人。我们需要这些实体才能使用网络,“Jed说。“这是希望所在。”
       与此同时,Jed预计他的重点仍然是支付,尽管近年来它变得不那么性感,取而代之的是ICO,加密收藏品以及热情的企业家认为可以由分布式系统驱动的各种新市场。
       这并不是说Jed不希望这些项目继续使用恒星。
       他的论点是,恒星已经变得更加广泛可用,因为如何使用它是不可预测的。并且他不会惊讶地看到2019年某个时候在恒星上出现房地产代币或证券代币,就像ICO一样。这还包括一个高光项目Kik,今年已迁移到了恒星平台。
       这是为什么他希望恒星尚未发布的2019年路线图的重点会放在某种形式上的侧链,或是与恒星核心软件兼容的区块链上,但是它们可以独立运行,其目的和任务与恒星本身无关。
       “由于缺乏恰当的描述方式,这将驱使我们在此处施展创意,构建内容。”他说道。

填补空白

       在这里,我们终于了解到Jed如何能够克服他周围的污名,以及他自己的不稳定演变,从伯克利物理系辍学到陷入困境的创始人到悄然成功的分布式网络架构师。他有能力留下未完成或未指明的答案,足以让你开始填补这些空白。
       有时,例如在讨论项目细节时,这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关于Blockchain的空投中(截至记者发稿时,任何一方似乎都没人能够证实它确实会发生)Jed说:“他们正在弄清楚这些问题。这种情况正在持续。”
       关于IBM,他说:“他们正在构建一个东西,叫WorldWire,它是SWIFT的替代品,构建在恒星之上。我们只是与他们的工程师交谈并帮助他们完成整个过程。”
       不过,这种开放式对话场景可能会产生相反的影响。当Jed开始颂扬小憩的美德 – 他每天在恒星的专用午睡室里睡15分钟 – 这时间长度足以让你想改变你的习惯。 (Jed坚持认为他能够真的真的睡着,还能做个完整的梦)
       虽然他不会确切地说出他的梦,但它可能不会超脱恒星。
       当被问及他现在掌控20亿美元网络的责任感时,他很快澄清他的位置是在网络上干活。
       Jed说:

“我需要一直成为恒星的一部分,直到有一天即使我离开恒星它也不会损害为止。我不想让人们失望并希望让它成功。”

       同样,恒星办公室最显著的一点是对细节的关注和员工的舒适程度。当然,办公室前门可能看起来像一个储物库前门,但在里面,人们很容易找到免费的午餐,同时墙上的卡片也写满了员工的信息和历史。
       后来,我发现了Gundry,正在一个宽敞的小吃架上搜寻——这个小吃架横跨两个完整的房间,包括各种各样的自助坚果和软饮料——吃着牛肉棒。他坐在椅子上,盘问了我一下。
       “你拿到故事了吗?哦,拿到独家了吗?”
       打趣我还是替老板说话都无所谓,这些都是故事本身。
       Jed的路阻且长。但在小吃架前,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Jed有足量供应(以及伙伴)来度过寒冬。

原文地址: https://www.coindesk.com/coindesk-most-influential-blockchain-2018-jed-mccaleb

长按保存或者分享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lus Linkedin Instagram YouTube Pinterest Tumblr VK RS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