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书,思想钢印与病毒

为什么要选择一个科幻小说中的人物希恩斯呢?因为被他感染的人不会来打我 :)


图:张克纯 the yellow river

(1)白皮书

传统创业,先要打下一块自己的根据地。区块链创业,先要编一个“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事。然后,相信这个“故事”的“社群成员”一起建立根据地,一起“闹革命”。故事的承载形式就是白皮书。

跟宗教很像,《圣经》也是一份白皮书。《人类简史》中,作者赫拉利对宗教的定义,需要满足三个特征:

1、它有一套宣称是高于人类而存在的必须遵守的规则;
2、它许诺只要遵守规则就能得到好处;
3、它的目的是为了巩固自己设想的社会秩序。

共识基础、利益驱动、生态愿景,也是一份合格白皮书的要义。

按照赫拉利对宗教的定义,佛教不是宗教,马克思主义反而是。他发明了新规则:唯物主义史观,并提供了许诺:共产主义社会。

89年前的福建古田,一支地方武装成为了一支革命队伍。人还是那群人,队伍还是那支队伍,但性质已然脱胎换骨。因为他们相信了同一个故事,从“同事”成为了“同志”。

宗教宣称解决的问题都很终极,区块链项目宣称解决的问题更具体。

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创新性地提出用区块链方案解决“双花”难题,为点对点的电子货币铺平了最后的道路。但,如果比特币只停留这个层面,停留在“区块链”这三个字上,一万个比特币永远只能买个披萨。直到,有人懂了人心,将它定位为“电子黄金”,比特币就有了一个市值8万亿美元的对标物。一个比特币从只值几分几厘到几千几万,期间什么都没变,变了的只是人心。

所有的区块链项目,所有的品牌,和宗教一样,抢占的阵地是大脑的认知。即人心。

(2)思想钢印

人心会变,除非有思想钢印。

作为面壁计划之一的思想钢印,由面壁人比尔·希恩斯提出。

面壁计划,《三体》中地球文明利用三体人唯一战略劣势——不能隐瞒自己的思想。利用人类无法被看穿的思想找到阻止三体入侵的方法的计划的总称。四位面壁人,发现黑暗森林理论的罗辑是唯一没有被破壁的面壁人,但最终只挽救了两个人类女性。真正的成功的面壁人是没有面壁者头衔的章北海。

回溯整个《三体》时间线,希恩斯的“思想钢印”无疑也是成功的。从三体世界派出第一舰队到第二舰队,期间相隔几百年。是什么让三体文明停滞了几百年?或许就是“思想钢印”导致的技术锁死。

在欺骗上,三体人太嫩,ETO也不是职业骗子。而作为脑科学家和政治家的希恩斯,在欺骗艺术上才是理论+实践的大师。想起了拥有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的吴忌寒,经济规则只是表象,人心才是一切经济的核心。

普通意义上欺骗,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二层嵌套结构。而思想钢印则是三层嵌套,甚至可以说是3.5层嵌套的精妙骗局。思想钢印选择欺骗的对象,是判别欺骗的器官:大脑。在大脑判定这是一个欺骗之时,达成欺骗的目的。

思想钢印的三层意图——

第一层,表面意图:针对逃跑主义的坚定信念植入。

思想钢印仪,以一个迎合当时政治环境的产品出现,表面目的是植入一个人类必胜的信念。作为一个骗局的包装,一个面壁计划,甚至有些低劣。首先,地球相对民主的氛围,强加意志是不被认可的,能实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其次,靠坚定意志赢得战争,在大众看来也是阿Q战术、无稽之谈,是不得人心的。

第二层,深层意图:通过思想钢印向人类植入绝对失败主义的理念,让人类尽快逃离太阳系以避免与三体的正面接触。即逃跑主义。

一正一反,名义上是坚定必胜的信念,实际上是让大家尽快逃跑——一个具备合理性,但远称不上高明的骗局。相比之下,更引人注目的是整个事件的戏剧性:面壁人的枕边人竟然是自己的破壁人。配合希恩斯的表演,构成了一个凄美的悲剧故事。一个失败的面壁人,一个失败的丈夫,跃然纸上。大脑识破了这个结构简单的骗局,轻蔑一笑,就将它淡忘了,只在记忆里留下了浅浅的痕迹。两个文明的观众们不约而同将这个悲情的故事画上了句号,和其它失败的面壁计划一样,无人再追问。

第三层,真正意图:为三体文明量身定制的病毒

由于智子的监视,地球文明对于三体文明是透明的。任何地球上的新发现都会被同步到三体世界,自然也包括思想钢印的相关研究。而思想钢印的谜底,是一款为感染区块链文明而定制的病毒。

(3)区块链文明

三体,是一个区块链文明。

与地球的碳基生命不同,三体人是硅基生命,跟我们用的计算机一样。三体人的思维是互相透明的,靠镜面映射传递交流,就像连接计算机的互联网。三体人的记忆就像我们的基因一样可以遗传,整个文明的形态是区块链式的,每个三体人都是区块链文明的节点。

区块链文明是三体世界在“乱纪元”与“恒纪元”交替下的必然产物。如果一个文明会在不可预知的情况下被完全摧毁,只有分布式存储下的容灾特性,才能使得之前的文明积累不被彻底清空,才有可能成长为拥有强大科技的超级文明。而不具备这个特性的生物和文明则在三体残酷的自然环境下被逐步淘汰。

三体人的重心是与严酷环境的抗争,社会的组织形式必然为此服务。极权,是严酷生存环境下的必然选择,因为极权最高效。中华文明作为“治水文明”,对此深有体会。多难兴邦,只有共同的困难才能让大家团结起来。对抗灾难是最大的共识,而三体人面对的自然难题可要比黄河泛滥要高出几个数量级。

三体,是绝对意义上的极权文明。

极权之下,思想钢印给统治者带来的诱惑是巨大的。一个脑科学家,一个担任过欧盟主席的政客——希恩斯,对独裁者的诉求洞若观火。

思维透明不代表思维一致,像经历过饥饿濒死体验的1379号监听员,就有自己的判断标准,只是他无法隐藏自己的看法。因为1379号监听员的问题,三体文明意识到因个体的叛变而暴露三体世界坐标的风险。加之入侵另一个文明肯定也不是一件没有异议的事情,更何况还有谁上战舰,谁不上战舰的“人心”问题。三体文明急需“统一思想”。在重大分歧面前,直接判处异议者有罪的老办法也暴露出了自身局限。思想钢印则带来了另一个极富诱惑力的方案:将独裁者的意志和命令,像钢印一样直接打进三体人的大脑。

科技进步,是一个不断破除旧观念,发现新思想的过程。当宣传机构直接变为钢印机构,旧思想无法被跨越,整个文明的科技进步等于被锁死。

人类只遗传基因,不遗传思想。思想钢印对于人类是一次性的,不具备感染性。区块链文明的三体人则会遗传思想,思想钢印世代遗传。加上思维透明,其效果可以随时被检验,无法作弊。

思想钢印,一个来自地球文明的外星病毒。

希恩斯将它播下,独裁者的私利使它复现,毫无免疫力的区块链文明是它的温床,科技的停滞是它的副产品。

(4)病毒

地球人看三体世界如同地狱。三体人看地球宛如天堂。所以三体人要奔波4光年来占据地球。

由于三颗恒星的不规则运动,三体世界的生存环境极其恶劣且没有稳定性。三体文明的主要任务是与自然的抗争。为此,三体人进化出了可脱水的身体,镜面反光的皮肤。为了尽可能提高容灾性而采取了区块链式的文明信息存储,为了高效沟通而思维透明,为了高效的社会组织而选择了极权。三体文明为应对不确定因素而生,内部团结一致,善于对外探测。一切的目的都为了求生求存,因为对外目标高度一致,也导致缺乏内部竞争对抗的经验,而这恰是地球世界所擅长的。

作为“天堂”的地球,内部同样符合宇宙公理的缩小版:生物不断扩展,但地球总体资源有限。

地球世界的主题,是在温和的自然环境下各种生物的竞争对抗、争夺生态位。在历经30亿年的内部攻防战之后,剩者为王。地球生命建立起了强大到不自知的免疫系统。用进废退,思维不透明也是一种防卫机制。

病毒,是一种个体微小,结构简单,只含一种遗传物质(DNA或RNA),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以复制方式增殖的非细胞型生物。病毒离开了宿主细胞,就成了没有任何生命活动、也不能独立自我繁殖的化学物质。一旦进入宿主细胞后,它就可以利用细胞中的物质和能量以及复制、转录和转译的能力,按照它自己的核酸所包含的遗传信息产生和它一样的新一代病毒。

病毒,正中弱点。但无法摧毁你的使你更强大,病毒与其它地球生物一样协同进化。大约8%的人类DNA是在远古时代感染人类的逆转录病毒的残余。病毒并非一无是处,其中一种内源性逆转录病毒HERV-H可能是决定胚胎干细胞多能性的重要因素。病毒会混入你的基因组,成为你的一部分,甚至成为进化优势。

病毒,需要宿主才能完成存在的意义。生物意义上的病毒,需要的宿主是碳基生物的细胞。电脑病毒,宿主是电脑程序。

病毒,是一个喻体。我们更爱强调它指数级的感染性。

品牌、产品、观点都希望像病毒一样感染宿主。它入侵的是人心,而入侵人心的鼻祖是宗教。

马克思、希恩斯、中本聪。是以“白皮书”的形式,散播了“思想钢印”类型的“病毒”。

(5)隐喻

《三体》故事的核心藏在云天明的一个童话里,如果把整部《三体》也看作一个童话。三体世界这个硅基的区块链文明并不在遥远的半人马座α星,而就在我们的手机里。隔绝我们的是不是物质距离,而是介质。不是三体人要来,而是我们要去。就像歌者文明,主动跌落一个维度。

区块链不是下一代互联网,而是下一代文明形式。

通往区块链文明之路,需要先实现三个计划。或许来实现这个计划的组织,依旧可以被称作ETO。

【云天明计划】只送大脑,意识永生。自愿的绝症患者确实是最佳选择。
【钟摆计划】在混沌的意识世界中,需要抓到一个确定的点,首先是时间。
【基因ID计划】无数意识混杂在一起,需要区分谁是谁,数字化的基因数据或许是最佳选择。作为一份生物时代的遗产,也是一份乡愁。

宇宙维度的一步步跌落,如同佛教中的轮回,唯有涅槃,方能重生。

在云天明的童话里,和露珠公主一起离开“无故事王国”的是长帆,而云天明的大脑就是被一张核弹驱动的“帆”送走的。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李白《行路难》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货币进化论,奇瓦授权转载。